那些不能被遺忘的歷史-奧斯維辛

01

“Auschwitz-Birkenau",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有數百萬人在此喪生,有人說去看集中營那種死過那麼多人的地方怕會怎麼樣怎麼樣,可我單純覺得,有多少條無辜性命在此被剝奪,歷史應該記取教訓,同樣活在這顆星球上,每個人都應該知道這裡曾經發生過怎樣的慘劇。

奧斯維辛(Auschwitz)是世界對這個集中營的代稱,這營區座落在波蘭西南部介於卡托維茲(Katowice)和克拉克夫(Kraków)間,一個名為奧斯維辛(Oświęcim)的小鎮。從克拉克夫過去可以搭客運或是火車再轉公車,個人覺得客運便宜又方便,不像火車下車後還要另外轉乘。從克拉客運總站搭過去只要約莫台幣80塊,兩個小時不到的車程就能到達半世紀前曾經是人間煉獄的遺跡大門口。

02

當年這座集中營總共有三區,第一區就是大家熟知的Auschwitz,需要事前或現場預約免費團體導覽才能入內參觀,不想跟團行動或沒能預約到票就得等關門前兩個小時才能進去;第二區是比克瑙,Birkenau,離第一區大約10分鐘的車程,在奧斯維辛隔壁的Brzezinka小鎮,往返兩區有園內免費接駁車可搭乘;第三區在戰爭結束前主要是化工廠以及各式勞動場所,不過現已被炸毀。

火車駛入集中的月台就是二號營的大門,幸好來參觀的這天出大太陽,而且溫度不算低(16+),整趟的參觀才不至於更陰森、悲傷。

穿越過正門,進入月台區,從歐洲各地被當成貨物般運送到集中營的猶太人、吉普賽人、斯拉夫人、同性戀,要在這裡被「醫生」分類,還有勞動力的人站一邊,另一邊的老弱殘疾等等就直接⋯⋯直接再見了。

月台兩側就是當年關「犯人」的場所,兩側的壕溝也是「犯人」們挖出來的,管理集中營的納粹軍官有不少消耗精力的辦法,挖壕溝也是其中一個選項。走道旁設立著解說告示牌,用英、德、希伯來三語說明此地當年建築的用途或陳列著由納粹武裝輕衛隊(SS)拍攝的照片。

右側區域中有許多間房舍有開放參觀,其中一間是「廁所」,這房屋中央的「洞」可是當年唯一能用的廁所,還不提有沒有允許你用廁所的時間。當年營區何時做何事都有嚴格規定,上廁所也是。人這麼多,廁所怎麼夠用呢?只得回歸大自然最根本的弱肉強食了。

其他房舍內中央則是前後各一個火爐,中間有一長條磚塊堆砌的熱氣通道,身穿單薄囚衣的「犯人」們冬天被活活冷死的也不在少數。

繼續往下走,鐵軌右手邊只有彷彿一路延伸到地平線的屋舍或被炸毀的或從未完工的遺跡,當年隨著戰事的持續,納粹有打算二度擴建集中營,但計畫仍未完工局勢就開始扭轉,紅軍逼近,納粹則開始撤退,同時也銷毀了二號營的兩大毒氣室和焚化爐。但許多照片卻留了下來。(說來矛盾,撤退時又急著毀屍滅跡,但先前卻又留下了大量記錄?!)兩大廢墟的後方是一大片樹林,據說那裡是戰俘亂葬岡。在現場我彷彿還能聞到空氣中瀰漫股焚燒過有機物的特殊氣味,不知純粹是一旁後人弔唁的蠟燭,還是數十年前的慘劇今日依然未獲得補償的冤死亡魂還在?

07

返回一號營,導覽先生透過麥克風說了好多關於集中營不為人知的故事:納粹之所以會選在此地建造集中營,是因為(1)這裡有鐵路經過、(2)地處偏僻。而這裡起先是關押波蘭人的集中營,猶太人和其他人種是後來才陸續被送來這死亡地獄的。

一號營至今仍保有大量的人類遺物,譬如一間展覽室內放了兩公噸的人類毛髮,納粹將甫入營的犯人頭髮剃去,拿去製造軍毯等物資以支援前線;另一間放了許多有署名的皮箱,納粹不願在一開始造成大恐慌,聲稱東西之後會照實歸還,所以要他們寫上自己的姓名以便日後領取作業的順利,但,這些皮箱從來沒有人來領回去⋯⋯

這裡有著的又或是餐具、眼鏡、甚至是刮鬍刀、梳子,甚至是一整間的兒童玩具、鞋子。實在難以想像這些幼小靈魂在死前到底承受了多少苦難。

營區裡其中一棟房舍中的走廊陳列了整排的照片,所有被關在這裡的犯人都要照相、給編號,檔案上除了姓名、出生年月日、出生地點外,還有駭人的死亡日期。把數字對比一下,有的人根本沒撐過一個月,甚至一星期,甚至有的當天就出局了。導遊說,沒撐過夜的很可能是被納粹軍官隨意槍斃了(這在當時非常平常)。這些照片,一條條的無辜性命被當成貨物般的對待,好似他們真的命賤,完全奪取了眾人的目光,以致導遊在解釋走廊兩側當時「猶太管理隊」住的「待遇較好」的生活情形時,幾乎沒什麼人在專心聽解釋。

營中採取連坐制度,編號11號房屋是專門「處理」犯錯的犯人,犯錯可能是小到偷吃了食物、大到逃亡未遂之類的,任何事情都可能是「錯」。最幸運的就是被關在地底牢房了,更不幸的是黑不見天日的站牢房(把數人一次塞到個小到無法坐下的空間)或甚至是讓犯人「餓到死」的牢房。一切都是為了恐嚇並維持營內「秩序」。

一旁的矮牆是當年槍斃人的刑場。兩側的建築窗戶都上了木頭隔板,功用大概是要降低槍聲吧,不過關進來的人應該都知道:每天都有人死在這牆腳下。後人放再多的玫瑰,也喚不回這些可憐的寶貴性命。

一號營的毒氣室和焚化爐被完整保留,規模不大,可這裡曾有數不盡的人在此丟了性命。剛來波蘭時,我只覺得華沙漂亮的舊城重建區很不真實,而在踏進一號毒氣室的那一瞬間,我覺得我眼前整個世界都是假的。毒氣室天花板上吊著一盞小燈,和許多用來倒入氰化物的窗口,昏暗灰醞的燈光,牆上無盡的抓痕,仔細駐足片刻,好像那些死前掙扎的慘叫只是昨天的事。

毒氣室一旁幾十公尺是當時的「自由天堂」,納粹指揮官的居所,而中間有一個絞刑台,納粹軍官Rudolf Hoess在戰後在此就地正法,他是唯一在集中營被處決的納粹軍官。

戰爭的最大受害者無非是手無寸鐵的平民百姓。我們身為人類有必要知道歷史上人性曾經變得何等得不理智。不必害怕這裡有多少冤魂會多陰森、恐怖,只要保持平常心,去了解、感受歷史,並且記取歷史給予的教訓,那麼這些亡魂或許也能得到一些安慰吧!

14


作者:Tony
語言狂,對於氣候寒冷地區所使用的語言有種莫名的狂熱,接觸過的語言使用區一個比一個冷!國中畢業曾跑去法國鄉下當了一年小小交換生,因此誓言之後上大學絕對要再回來歐洲!

在系上因緣際會選上波蘭文課程從此和波蘭結下緣分,覺得台灣和波蘭近百年的命運十分相像,將來研究所想做些台波比較的研究。

現居華沙,重回交換生身份的懷抱中。

Published by

對「那些不能被遺忘的歷史-奧斯維辛」的一則回應

  1. 想問如果晚上有車由華沙去Krakow 嗎? 我們8:25pm 落機,是否要9:30 才出機場?那麼還有巴士/ 火車 去Krakow 嗎?因第二朝要去集中營,想省些時間。

Kwan Li Li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